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报道 > > 《国企》杂志专访贺久长:向转型升级要效益

以科技创新引领转型升级,是石化企业蓬勃发展的不竭动力

文|本刊记者 王平

经过几十年发展,我国已成为世界重要的石化生产和消费大国,石化工业目前在国际上具有一定优势,产值规模、产品产量已位居世界前列。但是,必须正视我国石化产业大而不强的现状。

从国内情况来看,我国资源结构缺油、少气、富煤,今年国内原油产量年增长率不足2%,原油依存度接近60%,资源制约问题愈加凸显。同时,我国石化行业产能过剩严重,技术创新能力不强,同质化竞争屡见不鲜。加上长期以来的粗放式发展,安全环保问题日益突出,市场体系发展不健全,当前转型升级势在必行,难度也较大。

有业内专家表示,目前我国石油和化学工业已进入以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和市场化改革为主要特征的新的发展阶段。但是,向何处转,如何转?本刊特选择具有代表性的地方石化企业—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公司,以其富有成效的转型探索,为石化行业的转型发展提供借鉴。

转型升级迎挑战

《国企》:面对转型大势,石油和化工行业正在发生哪些变化?企业是如何应对的?

贺久长:转型升级是企业永恒的主题。转型升级,既是外部环境变化的应对之策,更是企业发展的根本要求,应主动作为。延长石油1905年创建,1907年打成中国陆上第一口油井,已有一百多年的发展历史。延长石油持续散发的活力,就是由不断适应新的形势要求、不断转型升级发展带来的。经过多年的发展,延长石油已发展成为一个资源高度整合、产业紧密协同的现代集团化大企业,正由资源依赖向创新驱动科技引领的发展方式转变。延长石油的总资产比2006年增长了3倍;销售收入1865亿元,比2006年增长3.6倍;上缴税费435亿元,比2006年增长2倍,连续8年保持陕西省第一,位居全国地方企业前列。2013年,延长石油成为陕西乃至我国西部地区首家世界500强企业。当下延长的转型升级,更多的是在升级上面做文章,核心是搞技术进步。

《国企》:在企业实际的转型升级探索中,产业结构有何变化?

贺久长:延长石油作为国有能源企业,始终把保障国家能源供应作为自己的重要责任。近几年,我们原油已实现千万吨以上连续稳产增产7年,年均增长率达到6%。我们的目标是要保持千万吨的稳产产能20年以上。我们还在开展油煤共炼、粉煤流化床快速热解制油等技术示范项目。随着多原料、多渠道的制油项目实施,我们的能源保障能力将会大幅提高。

除油之外,我们还要扩展资源开发和深加工的领域。首先是气。我们已经建成天然气产能20亿立方米,打成了一批高产气井;非常规油气领域,打成了中国首个陆相页岩气井。其次是煤。我们依靠技术创新把油、气、煤资源结合起来,进行深加工和综合利用,实现更大的价值。我们按照“油气并重、油化并举、油气煤盐综合发展”的思路,投资建设了一批具有行业领先水平的油气煤综合利用项目,为企业转型发展开辟了道路。今年7月31日,我们的靖边园区煤油气资源综合转化项目所有装置全流程打通,标志着全球首套煤油气资源综合转化项目一次试车成功。该项目资源利用率高、排放大幅减少,具有很强的成本优势及竞争力。这一项目开辟了世界能源化工史上前所未有的一条工艺路线,对于突破我国烯烃系列化工产品自主制造深受石油资源制约的发展瓶颈具有重要意义。

《国企》:石油化工企业是以资源为基础的,面对资源日益匮乏的现状,如何让资源更具价值?

贺久长:对资源型企业特别是石油化工企业而言,提高资源采收率和资源利用效率是关键。

在资源采收率方面,我们的抓手是科技驱动和科学管理。通过多年的开发,我们形成了一整套适合陕北特低渗透油田的技术体系。我们研发的“鄂尔多斯盆地深层勘探理论及技术”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通过科学注水、二氧化碳驱油、微生物驱油等技术手段,油田采收率不断提高。在天然气、煤炭等新的产业领域,近年来我们不断引进国内外先进技术,资源采收率水平持续提升。

在资源利用效率方面,首先是油的加工方面,通过技改升级和精细管理,我们的炼厂收率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使得每一滴油更具价值;在综合利用方面,针对煤“碳多氢少”和石油、天然气“氢多碳少”的本质特征,我们将三种资源的化学元素优化组合、三种生产工艺优化集成,可实现碳氢互补、变废为宝,大幅提高资源利用率和能源转化效率。比如靖边能化园区项目,资源利用率比国际先进水平高8.86个百分点,比国内先进水平高17.55个百分点。

技术创新破困局

《国企》:对于石油化工企业来说,转型升级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贺久长:对我们企业来讲,难点在于技术。在之前的发展和当前的调整中,我们都尝到了技术进步的甜头,也形成了一种共识,即科技进步是转型升级的核心动力。我们现在的产业结构调整,横向从油到油气煤综合发展扩展,纵向由生产丙烯、乙烯等化工中间体向精细化工材料延伸,需要一系列的关键技术来支撑,突破口则在于技术研发和工业化。前几年,我们每年的科研经费由几个亿逐渐提高到40个亿,去年提高到72个亿,今年提高到80个亿,幅度非常大。我们在实验室的研究成果进行中试放大再工程化方面加大了投入力度。因为过去大家对此不太重视,使得很多科技成果不能产业化,不能形成现实的生产能力。当下,我们掌握着特低渗透油气田勘探开发的成套技术和油气煤盐综合利用的集成技术,累计获得国家专利授权200余项。“十二五”期间,我们着手开展了30余项前瞻性创新型技术研发、中试和工业示范,将突破一批核心关键技术,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并率先实施产业化。我们现在拥有了一批能够尽快产业化的技术,这是当下转型升级的基础。

虽然油气煤综合利用技术是我们的,但支撑技术的很多关键设备是国外的。整体而言,我国石化行业大多处于国际产业分工的价值链低端,许多关键技术和装备依赖进口,核心竞争力不强。技术工程化过度依赖国外关键设备,是我们转型的软肋。装备制造业要下很多功夫。

《国企》:绿色发展是未来的方向,作为资源消耗型的重工业企业,在经济效益最大化与企业可持续发展之间如何平衡?

贺久长:绿色发展、循环发展、可持续发展,本来就是企业的责任,也是我们自己的一个使命。我们很多技术是围绕节能减排、可持续发展展开的。比如我们刚刚投产的靖边工业园区,投资270多亿元。这个企业没有排污口,是行业内首创。我们延长人把自己放在了悬崖边上。我们把世界当前最先进的技术组合后,又投了将近3亿元,通过自己研发的技术把水进一步处理,把污水废水处理到能够继续使用,保证了没有污水排出,实现了零排放。再比如,延长石油是一个包括采油、炼油、管道输送等业务的综合性企业,有一个油泥的污染问题。今年,我们经过中试研发,把油泥废弃物资源化。我们石化研究所做了一个烟气的脱硫回收技术,也是业内先进的,可以和当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相媲美。在我们实验室研发完准备做中试时,已经有许多企业来联系,希望使用这一技术。在技术创新能力加强的前提下,经济效益最大化与企业可持续发展之间不是矛盾,反而是相辅相成的。

05 Dec
2016

习近平:建设美丽中国,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

习近平:建设美丽中国,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 来源: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学习路上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同志站在党和国家发展全局的高度,围绕全面建成...

详细信息  >